• 还剩下个把小时,写一段赶飞机去.

    终于痛下决心,冒死花个两小时与朋友吃晚饭.中午就憋着劲儿,让胃排除万难,永往直前地腾出了地方.

    老北京手艺,实在,料足,味儿重.我一南蛮子到京第一天就适应了老北京豆汁,打小就不挑食.读书的时候,周末改善生活,二两的包子一顿八个下肚,晚上准饿成万恶的旧社会.通常一天一包泡面加俩鸡蛋也其乐融融.吃对我而言,不在生活主要意识日程中.但要玩真的,欧阳海拦惊马的魄力还是有的,怎么说也甩开腮梆子,抡起大槽牙,吃他个沟满壕平.

    一晃,三盘爆肚下肚.一阵肉香从脑后传来,沁彻腑脏,是红烧,慢火,冰糖或者有若有若无的栗子香缦裹着的肉香.

    小姐托盘晃在眼前,如果她是基督徒的话,定从我眼神中看到了对救世主虔诚的渴望.

    对视一秒钟:"对不起,这红烧肘子是邻桌的..."小姐风摆杨柳,离去.

    从此我外出常备息斯敏,坐车常备惊风散......

    有一人的书是要看的,能找到的孙先生惊涛的文字几乎悉数买来,一周时间通读,三周时间细品.这红烧肘子还是邻桌的......

    就到这里吧.随想随想随便想想,能闻到味儿就不索然.

  • 回到出生地

    2004-08-10

    机场,来的和去的,感觉大都不同。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来来往往,坐下睡,睁眼就到了目的地。 上海热,空气湿呼呼的,早有思想准备,回看到没有色彩的空气,看到了不免还是吃惊。 人流车流没有交通意识,似乎不在乎生命的重要。 我回到了出生地。   儿子长高了。..............
  • 步骤是这样的。

    1。买来药
    2。洗好手。
    ......
    在这里有严肃的讨论
  • 儿子来到了巴黎。12年来,儿子与我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不到30天,这次在巴黎的半个月时间成为我做个好父亲的机会。

    从巴黎到上海的航班很空,可以躺在一排座位上入睡,我躺在座位之间的地板上,离儿子近一点。

    出浦东机场,看到了灰色,燥热的灰色,各种红绿蓝的色彩被灰色笼罩着。此后为了给我挂湖北牌的车子年审,我开车穿过安徽到了湖北,一路上还是无尽的灰色。即使是用黑白胶片也无法拍摄的混浊的灰色。收音机里传来空气质..............
  • 终于完成

    2003-06-27

    提前3天完成码字工作,熬了很多个晚上,吃了一段时间的凉水加面包,终于在今天从浑浑谔谔的文字堆里爬了出来,打开窗户,空气清凉,世界真美好。然后干点什么呢?

    抓住丹珞和李翔的耳朵,恶狠狠地吼上一句:我生平最最最最最最讨厌的就是在写作的时候接电话,你们最最最最最最喜欢干的就是这缺德事!!!!!!

    吼完后,心情真的愉快了,世界真的美丽了,哈哈。..............